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

2010年江苏高考作文节选

2019年04月08日 13:59

    三、教师是“园丁”的共性化意味

    初中阶段学生进入青春期,叛逆随之而来。这时,要通过语文让学生找到生命的价值与认识。

    班主任老师批评孩子在家长中一直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话题,记者采访了部分家长,发现他们的看法呈现两个极端,这也代表了大多数家长对批评的矛盾意见。

    六、大归巢的“春运”是孝文化的必然表现

    最爱湖东行不足,绿杨阴里白沙堤。

    孩子对母语的听说能力,主要在学前阶段的家庭教育中习得,低幼阶段再进行一些矫正强化。如果一个孩子,十多岁了,进入青年时代了,还不能够听懂母语,不能够用母语进行说话,进行表达交流,那恐怕就得怀疑有语言障碍,得马上送医院求诊了。

    二是形式主义的三维目标。现在的教案千篇一律,无论是教哪篇课文,都要落实所谓的三维目标,并且像切蛋糕一样地做好了切分,即这堂课知识与技能要落实多少,过程与方法要落实多少,情感态度与价值观又要落实多少,并且,还要考虑“两纲”教育——即民族精神教育和生命意识教育,在我这堂课得到真正落实了吗,应该在哪里体现出来。在上课之前就有了那么多顾虑,先入为主,背着沉重的包袱上阵,在具体实施课堂教学过程中,这也不舍得删,那也不舍得丢,内容太多,信息量太大,像下冰雹一样地砸向学生,学生来不及反应,这个问题还没有消化,下一个问题又来了!

    是的,我们很平凡,我们也只想做一个平凡的人。但是我们的学生需要最出色的教师,需要伟大的老师。一位优秀的教师,会像美国电影《春风化雨》(一译《死亡诗社》)里的基廷老师那样,让自己的学生学会独立思考,成为站立起来的人。当基廷被学校辞退不得不离开教室时,一个接一个的学生站到了课桌上,大声地喊道:“船长!我的船长!”影片的这个结尾我看了大约有50遍。我之所以反复体味这个场面,是想到:一个真正的教师应当追求这样的人生境界。

    哈佛大学曾经作过一个调研,有一届毕业生,无目标的是27%,目标比较模糊的是60%,有近期目标的是10%,有3%是有远期目标的。25年之后,再追踪调查,这有远期目标的3%成为了美国的精英。因此,人生的道路上必须要有自己的目标,而树立目标的能力是综合素质的反映。

    在他的身上,总能折射出一股让人感动的力量。在他的身上,总是迸发出一种催人向上的希望。每年两会期间,他都是媒体追逐的热点人物。今年本想低调出场、婉拒一切采访的朱清时却经受不住安徽老乡的热情相邀与软磨硬缠,在抵京深夜接受了新安晚报的独家专访。

    创造文学精品,传递时代精神。文学事业是一项崇高的事业。一切有理想、有抱负的作家和文学工作者,都要用德艺双馨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,自觉践行社会主义荣辱观,努力创作出更多感召社会、激励人心、传之久远的精品力作。能不能激励人心、传之久远,作品质量是关键。一切优秀的文学作品,都是思想性和艺术性完美结合的。作品有了深邃的思想,就会变得崇高;作品有了精湛的艺术,就会历久弥新;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完美统一,就会感召社会、激励人心、传之久远。真、善、美、爱,是思想内涵所在;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,更是思想精华的集中体现。优秀的文学作品,就是要用最为独特的艺术灵光,传递最有普遍意义的思想价值和精神内涵,让这种思想和精神,照亮我们的心灵,点亮我们的生活。我们的作家要创作出思想性、艺术性完美结合的经典,除了潜心研究、虚心汲取前人和今人的艺术创造成功经验外,更重要的是深入实际、深入生活、深入群众。舍此,别无他途。

  近日,云南省某高校对校内图书馆2009年外借热门图书进行统计并公布。其结果是:在前100名外借热门图书排行榜上,竟无一名著上榜。除饶雪漫、郭敬明等相对知名的青年作家外,其他上榜书籍均出自不知名的网络作家或写手。

    《21世纪》:安徽和辽宁实行的教师轮岗制,在其他省市推广可行性大吗?

    第一堂听的是数学课。这堂数学课主要是讲三角形全等的判定,老师讲清了概念,这非常重要,基础课必须给学生以清楚的概念。她还讲了三角形全等的四种条件,以及两边一角全等的几种情况。老师在讲这个内容的时候,用的是启发式教学,也就是启发同学来回答。老师在问到学生如何丈量夹角的度数时,同学们回答了好几种,比如量角器、圆规、尺子。我觉得这堂课贯穿着不仅要使学生懂得知识还要学会应用的理念。最后老师提出两边夹一角的判定方案,也就是SAS判定方案,并且举出两个实例让学生思考,一是做一个对称的风筝,这个对称的风筝实际上是两边夹一角的全等三角形;二是一个水坑要测量中间距离,水坑进不去,是应用全等三角形的概念——对应边相等,用这个概念通过全等三角形把这个边引出来。这两个例子都是联系实际教学生解决问题。所以这堂数学课概念清楚、启发教育、教会工具、联系实际,说明我们数学的教学方法有很大的改进。总的看这堂课是讲得好的,但是我也提一点不成熟的意见:我觉得40分钟的课包容的量还可以大一点,就是说,一堂课只教会学生三角形全等判定,内容显得单薄了一些,还可以再增加一点内容。

    “中学校长推荐,并不是说校长一推荐最后有个结果,推荐只是一个开始,我们中间还要经过各方面考察和监督。另外,我们也会长期地去考虑这个推荐制度的可行性。”刘明利表示。

    著名歌唱家宋祖英日前获“2009中华文化人物”称号。她在央视《艺术人生》中说。而金铁霖对宋祖英的评价则是:“最刻苦的一个学生”。

    解读:“高四”复读的同学既要刻苦学习,全力以赴,也要重视效率、劳逸结合。勤奋是成功的第一步,但仅有勤奋还不够,不能做书呆子,死读书、读死书,要善于调节,强调方法,科学地有节奏地学习。

    母爱最不可思议的过程

    校长回应

    2008年的汶川大地震救援中,空降兵从5000米高空跳伞进入灾区。他们用大无畏的牺牲精神,生动诠释了人民军队的根本宗旨,展现了新一代空降兵对神圣使命的无限忠诚。

    按照咱们经常所说的“看似坏事,可以转化为好事”的说法,某种程度上,这样的结果对何川洋、对于他那身为领导干部的父母,未必不是一个好事,这样的结果会让他们蓦然回首,痛定思痛——

    中学语文应该贯彻爱的教育、善的教育、美的教育等价值内涵,丰富学生的情感,让学生对人生有更丰富的体验,了解什么是善,教会他们理解亲人之爱,故乡之爱,给他们对自由的渴望,对道德生活的向往;教会他们用勤劳的手段去获得自己更加幸福的美好的生活信念;教会他们用同情、怜悯、爱的眼光看待世界,而不是相反,教会他们以斗的眼光、恨的情感。语文教师应该教学生以爱美的心,对自由、对幸福、对人生现代化的理解,把语文教育和文学教育打通。

    今天,教育的创新活力不足、教育的创造力受到压抑,不能不说,与教育民主环境的缺失有直接关系。

    杭州的语文教师郭初阳用几个月时间,仔细梳理了全国包括浙江广泛使用的小学语文教材,发现很多问题。很多经典被随意篡改后出现,课文说教的多,充满童趣、让孩子们快乐的却非常少。有的价值观陈旧,用美德“绑架”孩子,已经不能让时下的孩子们信服。

    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。

    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与领袖素养,成就第一等学问和人才

    诗歌“解禁”面临评价“槛”

    “猪流感”是可怕、可恶、可憎、可恨的,虽千刀万剐不足以抵其恶;但“猪流感”又是一面镜子,它观照出我们这个时代的诸多善恶、美丑、是非、功过。一切事物都具有两面性,“猪流感”当然亦不例外。

    不一样的理念

    傅丽颖含泪诵读自己创作的《隐形的翅膀》:“张家春,这个名字,已经化隐形的翅膀,永远在我们的心中翱翔。老师,下辈子,我们还做你的学生,行吗?愿您在天堂,永远居住在快乐安全的地方。”听者含泪,废墟上只有雨打树梢的声音,时间仿佛停滞。

    我们国家最需要的就是创新意识、创新精神。昨天下午约好了去补牙齿,医生跟我讲修牙用的小小材料不到两克重,却比金子还贵。他说这种材料在中国是没有的,是日本的材料、技术,在我国昆山造的,我们只会模仿。众所周知,模仿只是停留在原来的基础上,它不可能有创新。因此我就想,如果我们总是跟在人家后面走,那是永远不能超越的。什么叫超越?要赶上人家,超越人家,就要有自己的独立思考,有自己独特的认识与做法。

  

    我为那位写出满分作文的考生感到悲哀。他过了阅卷老师关,却过不了咬文嚼字的文人关。这位考生轻描淡写说要再复读一年。只有出身贫寒的学生,才会知道“复读一年”意味着什么。

    ……恶意的批评家在嫩苗的地上驰马,那当然是十分快意的事;然而遭殃的是嫩苗——平常的苗和天才的苗。”

    感动中国推选委员会委员 刘姝威这样评价他们:

  江苏省政府21日召开的全省义务教育优质均衡改革发展会议宣告:启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改革发展示范区建设,通过3年左右努力,做到教学设施一样全、公用经费一样多、教师素质一样好、学生个性一样得到弘扬、人民群众一样满意。与会的国家教育部有关负责人表示,江苏推出此举在全国是第一家。

    现在多数家庭,都只有一个孩子。家长对于孩子的期待,原本就非常之大,培养下一代的心态,就不是很正常。如果一个原本学习成绩不错的孩子,突然之间因为迷恋网络游戏,成绩大幅度下降,无论这孩子是否到了有瘾的地步,家长都会起急。期待越殷切,反差越大,恨不得马上就把孩子扳过来。对于那些网瘾已深的孩子,家长的绝望,也是局外人所难以理解的。从深切期待落到绝望的谷底,家长们只要看见有一根稻草,哪怕根本就不是什么稻草,只是某些人为了挣钱而编织的骗局,也会毫不犹豫地抓住。

    D.鉴赏评价:指对阅读材料的鉴别、赏析和评说,是以识记、理解和分析综合为基础,在阅读方面发展了的能力层级。

    1.理解 B

    建议测试一下某些大学校长的人文素质,“被下岗”的不应该是语文,而是那些人文素质低下的教育管理者。

    黄玉峰:这与“分数挂帅”的风气有关。高分意味着有出息,有前途,所以,人们急功近利,唯分数是图,就是不考虑怎么把孩子培养成“人”,不考虑人格的完善,不考虑人的成长规律。“分数面前人人平等”了,结果却是人成了分数的奴隶。于是,孩子们从小就面临巨大的精神压力,为分数而起早贪黑,因分数而喜怒哀乐,很多时候“人”的成长就不能不放在一边了。

    三、 把学习的自由还给学生。

    厦门市进行了中考语文考听力的实验已经八年了,2004年还召开了一个全国性的研讨会,但是,仍然难以得到语文教育界的认可,因为这样的考试形式,考的不是接受了中等母语教育三年的初中生的听话能力,而是一些小学低年级的语音辨证,或者脑筋急转弯的试题,与初中语文教育的能力培养基本不搭界不粘边。

    (2)题目自拟。

    当下,实行已久的应试教育广受诟病,而素质教育又像是海市蜃楼。大家都说素质教育好、是未来的方向;可在现实当中,无论是家长还是学校,却又都不愿意放松应试教育这根弦。于是,教育改革就在口水纷飞之中,挂着素质教育的“羊头”,继续卖着应试教育的“狗肉”。学生靠考试分数评价容易忽视素质培养,试点素质教育又难避“加分通道”的嫌疑,无论素质教育还是应试教育,似乎谁都没法单独解决教育的困局。

    (校领导说)你们这个举报,弄得校领导50天来日夜不得安宁,你是始作俑者。我现在宣布,如果你们愿意退出6人,马上举手,回头说明也行,还为时未晚。你们如果是为了利益,我们可以转达李连生们,让他们把教育部一等奖匀给你们一些。这个我们听了脑子都要炸了,感觉到这种侮辱太大了。

    语文教育,不仅有对母语认识理解等的工具性功能,更重要的是具有培养学生对人文精神、爱以及美好事物的理解与感悟能力的人文性功能。如果说语文中的“语”是一种语言的学习,那么语文中的“文”就是对人文的理解与感悟的学习。而这种人文精神的培养靠的就是阅读与写作能力的训练。在2000年《九年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语文教学大纲》中有这样的表述:在教学过程中,使学生受到爱国主义教育、社会主义思想品德教育和科学思想方法的启蒙教育,培育学生的创造力,培养爱美的情趣,发展健康的个性,养成良好的意志品格。同年发布的初、高中语文教学大纲则在爱国主义精神、社会主义思想道德品质之外,还强调了“努力开拓学生的视野,注意培养创新精神,提高文化品位和审美情趣,发展健康个性,逐步形成健全人格”。由这些表述可以清楚地看到,人文素质培养是语文教育承载的更大功能。

    二是价值取向方面的问题。一味以“蜡烛”、“春蚕”作为对好教师的歌颂,在价值观上表现出功利主义的取向:其一是牺牲小利,以获大利;其二是客观上宣传了义利之间的对立。“蜡烛”与“春蚕”都是以“舍生取义”为取向的,是取义不取利的,这种精神固然可嘉,但却违背了义利对立统一的道德基本原理。

    然而,当强烈的读书渴望被点燃后,教师或学校或社会将怎样创造更为良好的阅读条件,或者说提供更多的阅读渠道呢?这是值得我们思考的。在北京这样的发达城市,教师阅读应该一般不存在经费问题,每年十几本书的普通消费水平还承担得起,不过在经济相对落后的省份就不能保证。那么对于北京教师的暑期阅读而言,重要的是书的质量,如何挑选,从哪儿挑选?这是渴望阅读的教师们极为关注的问题。大部分的教师选择逛书店或网上的书店,当然也结合网络推荐或者相关专家的推荐。

    这样的讲解当然不错,但把文章简单化了,课文的内涵要比这更丰富、更细腻。《瓦尔登湖》中文版译者徐迟先生在《序言》中说:“《瓦尔登湖》是一本静静的书,一本寂寞的书,一本孤独的书,是一本寂寞、恬静、智慧的书。”《瓦尔登湖》不是那种用眼、用口,而是应该用心灵来阅读的书。另外,梭罗并不简单地“憎恨”现代文明,他只是以为现代文明将人类异化了——人们宁可放弃面对面的交流,而改用电话来闲谈。人们建成了铁路,方便的同时却不去想铁轨枕着的是一个个爱尔兰工人。课文中的一些句子同样值得仔细品味,例如“懒惰是最诱惑人的事业,它的产量也是最丰富的。我这样偷闲地过了许多个上午。我宁愿把一日之计在于晨的宝贵的光阴这样虚掷……我并没有把它们更多地浪费在工场中,或教师的讲台上,这我也一点儿不后悔”,这段话务必与现代社会人们汲汲于名利的匆忙的生活方式对应起来,不然学生就容易误解。可惜有的老师功力有所不逮,在对一些经典进行解读的时候,总有“美景以粗游了之,佳肴以大嚼了之”的感觉。